情书小说故事网

情书小说 > 小说 > 正文

那一年我十七岁

小说 113 ℃ 字体调整:
夜风吹过,撩动着窗纱,暗夜里静得只剩下时钟一秒一秒的嘀嗒声和妻平稳均匀的呼吸声,偶然传来窗外雨后的水滴滴落在阳台遮阳板上的声响,在如此恬静的夜里显然突兀,我迟迟无法安眠,又到了每年四月的雨季,这个多雨的季节里我总是有些的多愁善感,偶尔在内心忍不住又回想起那一段令人难忘的青涩岁月,而那一年我十七岁。
  那一年我读高一,由于学习成绩优异,我被村里的人保送到我们那个城市最有名的学校一中,我的家在郊区农村,学校则在市中心,只能寄宿在学校了。因为都是成绩优异的学生来就读,生源大部份来自市里各地角落包括郊区,所以绝大多数的学生都是寄宿在学校的,学生宿舍非常紧张,连一些老旧的房子都住满了人。
  我是一个农民的孩子,骤然来到城市里,看到的同学有许多和我们平常在村里学校看到的完全不同,他们有许多时髦的打扮,或者用现在的话说叫「酷」。
  尤其是女同学,虽然基于校规,没有化妆,但在衣着上还是不时地展现出成熟。
  尤其是穿白色衬衫时,若隐若现地露出胸罩的样子,令我这个来自农村第一次见世面的青春男孩感到内心原始的欲求在暗涌,它常常令我无所适从,好在我知道自己家穷,全家人都在种菜卖菜,我的两个哥哥因为成绩一般,早早辍学在家务农了,因为我的成绩不错,所以全家人的希望全部寄托在我的身上,希望我能好好读书,将来考上大学,那用他们的话说就是祖宗积德了。
  所以,我一方面尽可能地认真读书,使得我在这个天之骄子聚集的学校里依然能保持在年级排名前二十名之内,另一方面,不可避免的,我是凡尘中人,我无法对身边招摇着的异性视而不见,所以当我偶然分神,目光注视着她们鼓涨的胸部,或是趁她们一抬手之间,快速瞟一眼她们黑乎乎的腋毛时,总令我禁不住想入非非。
  偶尔在宿舍无人时,幻想着我的同班女同学,打手枪去缓解我身上上天强加的性的压力。真令人有罪恶感啊!
  四月的那一场地震,震级虽然不大,但却将我住的那幢宿舍楼震裂了,这下子教委重视了,经过专家视察,认为一定要将学生们暂时迁出去,可是几百号学生要安置在哪里呢?太远了也不行,太近也没有整幢的房子可以出租啊!
  经过学校的紧急会议,学校领导决定,受到影响的这些学生可以自行在校外租住房子,学校可以退回他们原本缴纳到学校的住宿费,等房子维修完成后再搬回来。
  这一来,我就得找房子了,家里叫二哥上来帮我,我们骑着自行车在校外附近转悠了半天,终于找到一幢不知道是什么单位的宿舍楼,那幢楼的格局是一梯四户,楼梯两边的两户是为解决单身职工住房问题的单身公寓,只有一间房间但带有简易厨房和厕所,另外两户朝着楼梯的则是两房一厅的房子。
  要出租的那套是一楼,实际上等于一楼半的高度,因为底下有个放自行车的小杂物间,层高不到两米,一楼就等于一楼半的样子。当时我们也没有什么钱,和房东谈了一下,一个月三百元成交。
  我二哥和几个比较要好的同学一起帮我搬东西过来,实际上也没有什么东西可搬的,房间里本来就有床有桌,只是搬了些衣服和床上用品,再有就是书了。
  我二哥特别关照房东,搬走了原来房里的一台二十一寸长虹彩电,因为他怕我光顾着看电视分心了。
  办妥一切事后,我二哥骑上自行车回家了,从这里骑到家至少要骑三个多小时,他关照我,如果有时间,星期天回家看看爹妈,有时间他们也会过来看看我的。
  搬进新屋,一个人住,起初觉得新鲜,后来也就归于平淡了,新屋的环境还好,楼下有个很大的中庭花园,每天下午我放学回家,骑车进来的时候,总是看到楼下有许多老人,抱着小孩的妇女聚在一起闲聊,一些学龄前的儿童蹦蹦跳跳穿梭于花草和人群之中,小区里弥散着一股和谐的气氛。
  在我住进去的约莫一个星期后,有一天我回到家,正在开门的时候,我听到从楼梯间传来的一个女人的声音,那声音非常温柔,像在耳边喃喃耳语的样子:
  「小宝宝,乖乖吃,乖乖睡,快快长。」说着,楼梯拐角处出现了一个女人,怀里抱着一个约莫一岁上下婴儿。
  那女人三十岁上下,剪着短发,长得高高瘦瘦地,脸上轮廓充满骨感,眼睛大而且圆,眉毛修长而浓密,抱着婴儿的手臂却是浑圆浑圆的,一点也不见得清瘦的样。小孩长得像她,非常地漂亮。
  那女人穿着件黑色的背心,在这样的季节里应该说显得单薄。我见她抱着小孩下来,忙停止手中开门的动作,将身子紧贴在门上让她过去。过去时,我听到她说了句:「我们谢谢哥哥哦!」
  我的脸色一红,用低得或许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答道:「不用谢。」随着她的走过,我闻到一股香水的清香,我忍不住用力吸了口气,想更长久地保存着她身上的气味。但当然,一切随即烟消云散。
  从那时起,每当我放学回家,我的脑海中存有她的影子,我总是有意无意地看看是否见到她,有时有,有时没有。我不知她叫什么名字,也不敢和她说话,更无从去打听,日子就只能这样一天接着一天的过。
  直到有一天,楼长过来找我了,她要我去供电局交电费,然后再挨家挨户去收,整个楼梯都是这样轮着的,这个月轮到我这户代收代缴了。
  天哪!一千多元,我只得找同学东凑西借地将电费先交上去,然后立即挨家挨户去敲门看电表度数。一直看到六楼,我们那幢楼的最高一楼,冲着楼梯的那户,门开时,那个女人出现在我的面前,她依然是穿着我第一次见她时穿着的黑色背心。
  我看了一下手中的表格,登记的名字叫洪云。于是我问:「是洪阿姨吗?我来看电表。」
  那女人拉开防盗铁门,道:「是,进来吧。」然后引我到客厅。
  她住的这套是两房一厅的那种,格局比我住的那种大得多了。我看到她的小孩坐在学步车上,我冲他笑了一笑,就听见洪云叫我道:「过来吧。」我忙走过去在她家的餐厅墙上,原本其他户挂着电表的地方,有一幅西洋油画挂着,她说:「不好意思,电表在画后面,麻烦你帮我抬一下画。」我忙放下手中的纸笔,和她一人一边抬起画来,就在她伸高手臂抬画时,我看到了她腋下有黑色的腋毛,这让我有些冲动,却更令我感到罪恶。我低下头,不敢再看,抬下画后,我看到她家的电表在装修之时,对墙做了改动,将电表嵌入到墙中,外面挂画,倒也别致。抄完电表度数,我帮她挂好画,就出来了。
  出来之后,我暗骂自己笨蛋,为什么没有在挂画的时候再看一眼她修长的腋毛呢?为什么没有在靠近她的时候再深深吸一口她身上散发的香气呢?我感到无比沮丧和失落。
  经过两天晚上的计算,我计算出了每家每户应缴的电费数,又挨家挨户的收钱去了。收到洪云家,她拿出一张百元大钞,我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只得蹲在地上,将零钞准备了一大把找她钱,我觉得自己在她眼前有些自惭形秽,难怪,我觉得她和人说话时眼睛总是看高一线,让人觉得她像在看你而又不像。
  那天下来后,我有些伤感,但也只能将伤感深埋在内心,尽量不去触动它。
  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星期,有天晚上,我正在自习,忽然听到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洪云,抱着她的小孩。我有些不知所措忙开门道:「洪阿姨。」「小兄弟,你懂不懂得电啊?」她问我。
  我吃了一惊,以为自己上周计算电费出错了,忙问道:「怎么了?」「我家的没电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能是碰电了吧,你懂不懂得电呢,要不麻烦你帮我看看?」
  「哦。」我松了口气,道:「没问题」。我关上门和她上去,爬楼梯当口,我们闲聊几句她的小孩,知道是个男孩,一周岁零一个月了。爸爸在美国读书,有钱人啊!我感叹着。
  到洪云家查了一下,没什么,保险丝断了。我问她家里有没有,她说没有,我下楼骑车去买,周边可巧没有这样的店,买了好久才买到。装上后,我热得浑身是汗。
  洪云抱着小孩在边上,当电接通的时候,她忍不住发出一声欢呼,脸上有了我从未见过的笑容。那一瞬间,我感到自豪。她招呼我坐下,要倒水给我喝。我婉拒了,因为我要读书。她蛮不好意思的送我,当我走到二楼时,我听到她叫了声小兄弟。
  我返身上来,只见她站在门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姓张,叫张志成。」
  「这样吧,星期天到我家吃饭,一言为定。」
  「不用了,洪阿姨,真的不用了,举手之劳的,不算什么的。」我答道。
  她笑了笑,道:「我不管,一言为定。」
  我下楼马上翻了一下日历,今天才星期二!那个星期天的到来是如此漫长,那份等待的焦虑犹如在等待着晚点的火车,延误航班的飞机的归客一般,恨不得小憩片刻睁开眼时,火车或飞机已经到了,但却无法静下心来小憩。
  ***    ***    ***    ***周五放学回家,我在房里无意地看了一眼中庭,看到了洪云,依然抱着她的儿子和另一个同样抱着小孩的女人聊天,她们聊着的时候不时地用手互摸对方手上小孩的脸,脸上满是幸福的异彩。
  这幸福的异彩令人有些许无来由的恨意,我对自己说:「张志成,人家把你当什么了?你以为人家和你约会吗?人家是有夫之妇,丈夫都在美国了,你呢,不过是一个农民的儿子,挣扎于社会的底层。不去!星期天不去!」我关上窗户,痛苦地抱住了自己的头,过了片刻,才抬起头来,继续温习功课。这里窗外已黄昏。
  敲门声再次传来,我开了门,是洪云。她一见我就道:「张志成,你可别忘了,星期天中午,我等你哦!」说着,笑着上楼了。
  我鬼使神差地「哦」了一声,不知今夕是何年。
  ***    ***    ***    ***周日中午吃什么了,说真的我早已忘到九霄云外,说得粗俗点,你们可以忍受在青春期,你的眼前有个穿着小背心的漂亮女人在你的眼前晃荡吗?我的满脑都想着如果我能拥抱一下她,哪怕是死也甘心啊!
  饭后,她问我,平常都怎么安排吃饭的?我说,上午随便叫个馒头,中午和晚上都吃食堂。
  「吃食堂?那怎么行?你晚上不是挺早就回家的吗?回家后再出去?」她问我。
  「不是,是吃了回家的。」
  「那你晚上最多六点就到了吧,这里已经吃晚饭了?」「是啊。」
  「那怎么成啊,不饿死才怪,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我告诉你,这可不行,这时候身体底没打好,将来有你好受」洪云道。
  我无奈地答道:「没办法,一个人,怎么自己煮?太麻烦了,又煮又洗的,光做这些家务都不用读书了。」
  洪云道:「这倒是,要不,你晚上上我这来吃,反正我一个人也是要煮,多煮一个没差别。」
  「那哪行啊?不行不行。」
  「为什么不行?非亲非故?还是怕我吃了你?」洪云向我靠近身子说,那股香水的清香又出现在我的周边,让我心弛神荡!
  「就这么说定了,你晚上就到这来吃饭吧,从下周一开始,好了,我要睡会儿,你下去吧!」洪云说着靠在沙发上,神情优雅而有风韵,让我无法拒绝。
  第二天,也就是所谓的下周一,我回到家后,心里忐忑不安,不知道要不要去。洪云来叫我了,她的神情中不怒而威,道:「我可是最后一次叫你,你来不来随你。」
  我像条哈巴犬似的跟在她的身后,吃完晚饭,我忙去洗碗,这她倒不推,让我去洗了。然后陪她聊了一会儿,我起身下去,临出门时,我掏出几十元钱,喃喃地道:「洪阿姨,我得交伙食费。」
  她看我,哈哈笑了起来,道:「下去吧,下去吧……」说着把我一把推了出来。
  从那时起,我就在她家吃晚饭了,我内心深处有股欣喜,我每天离她是如此的近,她身体上散发出的成熟女人的风韵让我心醉啊!可是我内心深处的忧愁,却是何人能察觉啊!她每次衣着性感的在房里晃荡,让我这个刚处于青春期的少年该如何自处啊!
  有多少在她弯下身子的时候,我都可以看到她内衣里露出的大半的乳房,更多精彩小说就在 www.2014ge说实话,有时,我真想狠狠地掀开她身上穿着的背心,扯开她的胸罩,看一眼成熟女人的双乳是如何美妙。如果能让我赤裸地拥抱她,真是立即死了也愿意!我不时地忍受着煎熬,有时想不去吃饭了,又渴望见到她美丽的身影。于是再次没有骨气的上去了。
  我觉得我活得没有尊严,只能一个人在回到出租房里打手枪发泄对洪云肉体的渴慕之情!
  ***    ***    ***    ***就这么过了一个多月,一天下午放学后,我正骑着车准备回家,忽然看到几个同学围在墙角好像在看什么东西,其中一位是我的同班,李强。
  我叫了他一声,他吓了一跳,抬头一见是我,神秘地笑了起来,冲我挥挥手道:「过来,过来。」
  我下了车,疑惑地走过去,原来他们几个正围着看一本画报呢!
  我展开一看,「我的天哪!」一本西洋女人赤身裸体的,挺着双乳,下面被一个西洋男人的东西插着。我吓了一大跳,忙合上书,满脸通红。我感觉我热血上涌了。忙把书塞进李强的手里,转身骑车跑了。
  那天晚上的晚餐吃得好辛苦,我真的没有办法啊!谁可以救我?谁可以救我啊?从吃饭到洗碗,我无数次在内心发出这样的问题,可是没有人回答我。洪云倒是不断问我,她看出我情绪与平常不同,关切地问我是不是没有考好?还是身体不舒服?我痛苦地摇了摇头,下楼了。
  到了楼下,我掏出自己的鸡巴,我想打手枪,可是我没有情绪。我内心无法幻想出她的裸体,我知道我再如何幻想,也幻想不出她真实的肉体。我一直呆坐着直到深夜,时钟敲了十下。
  窗外下雨了。雨季里雨天总比晴天多,就如同我的心情,忧伤总比快乐多。
  但是雨下了,可以放晴,我内心的忧伤该如何舒缓啊!
  猛然之间,我站了起来,我豁出去了,我关上门,一步一步地上了楼,我敲门。「谁啊?」洪云那娇柔的声音在门的背后响起。
  「是我,洪阿姨。」我的冷静连我自己都害怕,这不是一个十七岁的男孩子应该有的沉稳。
  洪云开门了,我进去,客厅的灯是刚点亮的,我问:「睡了?」「上床了,但还没睡,怎么啦?」洪云揉了揉眼,问道。
  我关上门,道:「洪阿姨,我,我睡不着。」
  「哟,有心事,怎么啦?来坐,有什么心事跟你洪阿姨说说。」洪云让我坐下,又倒了杯水,在她弯腰端水给我的时候,我看到了她胸衣内的大半个白皙的乳房,它们离我不到一米,却远隔天涯万里。
  洪云双手抱胸坐在我右边沙发,抬着,等我说话。我站了起来,靠近她,我的神情一定吓死人了,她有些不自在,挪了挪身子道:「你……你要干什么?」「洪阿姨!我,我很痛苦,我受不了你,我受不了你这样……」我面目狰狞地道。
  洪云吓了一大跳,她忙站起身,向后退了几步,道:「我……我怎么样了?
  我哪样子了?」
  「你……你知道我是一个刚刚在青春期的十七的男孩子,正在对女人产生兴趣的时候,可是你,整天穿着这种小背心在我面前晃来晃去,你当我是死人吗?
  你还不时晃动双手,露出你腋窝的那些毛,你当我瞎子吗?今天,今天我再也忍不下去了,我宁可死,也要占有你!」说完,我像匹恶狼似的扑了过去,一把抓住她的背心一下子掀开到她的脖子,将她压在地上。
  我捂住她的嘴。洪云愤怒无比,她怒视着我,拼命想要挣扎,但是她毕竟是有钱人家的,没干过什么重活,没什么力气,被我死死地压住,我用膝盖跪在她的手上,将她的手压住,双脚同时夹住她的身子,一手抚住她的嘴,另一手满握住了她胸前那让我朝思暮想的乳房,天哪!滑腻或柔软若棉!那缀在上面的紫黑的奶头在我的抚弄之下变得硬翘。
  我忍不住伏身,用牙齿轻轻地嗑。洪云依然拼命的挣扎,她挣脱了被我压住的手,狠狠地打了我个耳光,然后抓住我抚住她嘴的手用劲想推开它。
  我火了,抓住她的身子猛然将她掀开,让她的屁股朝上,事情到了这地步,即使是她要喊我也没办法了,否则单凭一只手,我根本不可能强奸她,我面朝她的屁股坐在她的后背上,双手并用剥下她的裤子,那裤子是睡裤,本来就是一拉就掉的那种,睡裤里头是蕾丝的黑色小三角裤,我不懂什么情趣,一下子就把三角裤扯断了。
  我抓住她的两瓣屁股,左右一分,啊!那毛茸茸的女人性器官第一次展现在我的面前,这就是一个女人的性器官,褐色的大阴唇,粉红的小阴唇,和上面丛生的黑毛。我忍受不了了,伏下身,将脸埋在她的双腿之间,用脸搓动着她的下身。
  洪云依然挣扎,但却没有喊叫,我想她大概害羞不敢喊叫吧。这极大的壮了我的色胆,我下来将她又掀过来正面朝上,我趴在她的身上,一手摸她的乳房,一手掏自己的鸡巴,然后坚定的插了进去,开始抽插起来,直到将浓浓的精液注进她的阴户。
  发泄了,终于发泄了,我伏在她的身上,休息片刻,当我抬起头时,我看到洪云美丽的眼睛里有晶莹的泪水在打转,然后顺着眼角滑下,她面无表情,虽然是流泪,却没有悲戚之情,这更让我害怕,这时我才意识到后果的严重性,我禁不住恐慌起来,我发现自己的鸡巴已经疲软,而且不知什么时候滑出她的身子。
  我赶忙从她身上起来,看她赤身裸体的样子,反而令我害怕,我将她的背心从脖子上拉下来盖住她的乳房,再把她的裤子拿过来盖住她的下身。这时洪云说话了,她道:「滚,你这头脏猪,马上给我滚!」我害怕极了,抓起我的衣服连穿都顾不上穿,冲出屋子,跑回出租的房里。
  一进门,我禁受不住悲泣起来,我俯身在自己的被子上面,内心里被悔恨和恐惧占据,我觉得明天,警察一定会来的,面临着的可能是好几年的牢狱,而我的家人对我的厚望,也随风而逝,那同学和老师们将如何评论我?再有,洪云骂我脏猪,我真的是脏猪,我玷污了我心中最美丽的女神。
  我恨啊!我悔啊!就这样,我一个人悲泣到天明。
  看到窗外暮色渐隐,终于迎来新的一天,小区里开始出现嘈杂的声音。我躺在床上,不想跑,我知道,警察会来找我的。我想,被警察从家里带走,要好过被从学校带走吧,于是我反而坦然下来,安心地等着警察的到来。但是直到幕色再次降临,警察并没有来。
  第二天,我想,管它的,上学去吧。到了学校,我被批评昨天旷课一天,我编了个理由说是一个人病了没办法请假。然后开始读书,就这样,因为内心对可能发生的后果有了估计,我反而很平静的生活,学习。当然我仍是关注着洪云,却很少看到她带着小孩出来。只有一次,她的小区花园里,远远地看到我立即就走了。
  就这样大约过了一个月多几天吧,有一天,我放学回家,在杂物间停自行车的时候,洪云自我身后走来,道:「张志成,跟我来。」我回头看是她,内心一惊,但却无法拒绝地跟在她的身后,到她家里。
  进门后,洪云看了我一眼,叫我坐。我坐在沙发上,她仍在我右边的沙发坐下,然后对我说:「你今年多大?」
  「十……十七岁。」
  「我知道你十七岁,你该感谢你十七岁,如果你十八岁了,我肯定去告你,让你去坐牢。」
  「哦。」
  「哦?你哦什么?」
  「没……没什么,谢谢洪阿姨」。
  「谢?强奸犯跟被强奸的人说谢?荒唐!」
  想想,我也觉得荒唐,可是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于是沉默。
  洪云也跟着沉默了一会儿,她对我说:「张志成,我告诉你,对女人不能用强的,如果你用强的,她可能会恨你一辈子,做爱是两情相悦的事,如果两个人都愿意,那会产生许多的乐趣,如果一方不愿意,另一方用强,结果是一方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另一方的痛苦之上,何况,用强的一方还未必快乐,你强奸我,你快乐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像个孩子似的悲泣了起来,也难怪,那时的我本来就是一个男孩子嘛。
  「去洗个澡。」洪云对我道。
  「啊?」我怀疑我听错了。但是没有,她坚定的对我又说了一遍。
  我心里再次忐忑不安,我不知道,她会对我怎么样?
  「哈哈哈,怎么,有色胆强奸我,没胆子去洗澡?」洪云笑了起来,笑声中有种狂野和轻视。
  洪云的这场笑,激起了我男子汉的尊严,杀人不过头点地,何况是洗个澡?
  我站起身,走进浴室,冲起凉来。
  当我洗完澡出来时,洪云只穿着胸罩和三角裤,挑逗地站在我的面前,说:
  「来啊!」说着,她走进了房间。
  我跟了进去,她让我躺在床上,脱下了我的内裤,用手握住了我的鸡巴,对着我媚笑了一声,道:「今天,阿姨教你怎么做爱,我要你永远记住。」说着,她一口含住我的鸡巴,吞吞吐吐地吮吸着。我的天哪!这让我如何能忍受啊!我只是经受过一次性交,还是我强奸她,说真的,由于是强奸,到底我快乐在哪里我都不知道,而此刻,我心目中最美的女人含着我的阴茎,让我欲死欲仙!她不时媚眼看我,更令我无法忍耐,不过十分钟,我射了。
  洪云显然经验老到,在我将射之时,她猛然吐出嘴里的鸡巴,让它直射向上去,全部洒在我的身上。我兴奋得叫出声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洪云笑了笑,道:「没用的狗东西!」她拿过一张餐巾纸,帮我擦了擦疲软的鸡巴,随即再次将它含在嘴里逗弄,一下子,我又硬了。我向她伸出手,她笑了笑,脱下三角裤,赤裸着下身,骑在我身上,屁股对着我的脸,伏下身含住我的鸡巴。
  我分开她的屁股,像她一样伸出舌头舔她的毛茸茸的阴户。我可以感觉到她被我舔湿了。但是我毕竟不如她,不过十五钟,我再次射精了。和上次一样,她在我将射之时又吐出我的鸡巴,让它射空。
  她回过身,冲我笑了笑,神情一幅不屑的样子。我有些恼怒了,扯下她的胸罩,双手从她的腋下穿过,抚摸她的乳房,她抓开我的手,俯下身,这次连擦都没有,再次将我的鸡巴含住,我禁受不了又硬了起来。
  不过十分钟,我再次射精,我觉得受不了了,我实在害怕,可是洪云并不放过我,她再次将我的鸡巴含在嘴里,我禁受不住了,一把推开她,翻身跳下床,赤身裸体地开门向楼下跑。
  当我跑到三楼的楼梯拐角处,从楼下扔下一大堆东西,那是我的衣服。我跑回家,所幸无人察觉。
  我仓促地穿件裤子,到楼下把被洪云扔下来的东西捡回来。
  我关上门,无力地坐在地上痛哭起来。
  ……
  过了两天,天空飘着微雨,中午我回家的时候,开门时,有个中年男人,长得帅气而高挑,温文尔雅的,拿着个行李箱下楼来,我忙让到一边让他过去,他向我儒雅地一笑。我也回笑了一下,继续开门,洪云随之下来。
  我有些害怕,不知所措。她抱着她的儿子,走近我,对我说:「刚才下去的是我老公,从美国回来,我的申请陪读下来了,今天去北京,然后就去美国了,看来,此生我们是不会再见面了」
  「哦。」我木讷地答道,不知该说什么好。
  洪云向我一笑,眼神冷得令人不敢直视,道:「对了,有件事我差点忘了告诉你了,一个星期前,我发现我怀孕了,你的,再见了。」说完她转身下楼。
  对我,却如五雷轰顶。我进屋瘫坐在地上,再次禁受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从此,我再也没有见过洪云,
  一个月后,我搬回了学校宿舍。
  ***    ***    ***    ***一晃十五年过去了。
  我掀开被子,到隔壁的房间里,我的四岁的儿子正沉浸在甜甜的梦乡,我俯下身,在他天使般的面孔上轻轻一吻,内心充满了父爱。
  我轻轻地退出来关上门,一个人走到阳台上,雨,又开始下了起来。
  我点燃一支烟,悠长地吞吐着,烟雾缭绕着我的身体。夜色里,霓虹灯不再闪亮,只有街灯泛着昏黄的光,街上基本不见行人,偶尔有疾驰而过的车,扬起马路上的水花,一切显得迷离。
  想想十五年过去了,如今我已为人夫,为人父,有个幸福的家庭,却总在心里有股沉重的失落。在大洋的彼岸,此刻应该是一天的开始,有没有一个四十五六岁的女人,在人群中奔波,她身边是否有个十四岁的男孩或女孩?
  我想找人打听,但是我除了知道她叫洪云,还知道些什么?在美国,几乎不用中文名的。
  我叹了口气,将烟熄灭。我的双肘靠在阳台栏杆上,手掌抚住我的脸,泪水在瞬间涌出,顺我的指缝流下,我保持着这个姿势,直到妻将一件睡袍披在我的身上。

上一篇:失控的母子  下一篇:玩他人妻的心跳感